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摇兮的博客

湖山踏歌去,万里一杯中。若闻流水意,大笑古今同!

 
 
 

日志

 
 
关于我

三十六年春与秋,红尘何处不闲悠?天山南北飘摇过,乡野东西信步游。词海潜心研古韵,诗河逐浪荡扁舟。卓然淡定听风起,提笔胡涂本命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砼林尽处旧山河 《飘零集 2015卷》(暂存稿)  

2015-01-03 15:31:09|  分类: 诗词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江仙 咏梅

寂寞风前疏影,萧条雨后江湄。谁家羌管带愁吹。南楼明月照,清骨素心痴。 

依约东君消息,无端总是成违。暗香如旧向天涯。独醒冬夜里,一树瘦芳姿。

临江仙

鸡塞胡杨飞雪,江城暮雨梅花。浮沉漂泊在天涯。朔风吹老鬓,长路没烟霞。

湖海回眸似梦,痴情早结成痂。人生不过指间沙。静思中况味,何若一杯茶。

浣溪沙 除日有作

烧罢年鱼换旧符,偷将倦眼望江湖。霾中几处草新苏。  追梦身形犹未老,看花情绪不如初。一杯聊寄岁空除。

浣溪沙 正月,金陵事,代白衣天使赋

正月末,有外地媒体曝光金陵护士被官人夫妇殴打一案。次夜,观余喜欢之本地媒体微博,其转发了某点子君之评论,中有官人私德一说。遂问了句:为什么“缺德”的总是当官?后作此词。

灯火秦淮夜雨寒。白衣浸透血斑斑。伤痕痛罢是心酸。  堕却斜阳空有泪,飞来横祸竟无端。为啥“缺德”总当官。

临江仙

宿雨桥头灯彩,疏梅影底空街。春波何故又重来。伴风撩旧梦,不语向天涯。  芳草碧时征客,青丝白后情怀。一场花事早成灰。痴痴云路里,只剩老歌陪。

点绛唇 春雨

谁驾东风,发丝撩得千山翠。霏霏衣袂,浣活桃花水。  偎着轻烟,长吐清新气。漫天地,今生从此,老在春光里。

减兰

熙熙街角,沐着春光偏寂寞。不尽砼林,淹没啼鹃泣血音。  暖风吹过,烂醉斜阳犹未堕。穿透繁华,定格低旋的落花。

临江仙

芳草天涯残梦,霓虹街角闲人。车来车往易晨昏。纸烟明灭里,花事落无痕。  杜宇难留斜照,繁华不减淄尘。聊将襟抱酒中温。高呼浮大白,谈笑共鲈莼。

临江仙

半夏之初挥手,多年以后斜阳。痴情一例竟成殇。浮华迷故宇,何处草芬芳。 衣带不堪憔悴,春心难奈昏黄。老歌声里鬓添霜。落花风断续,追梦路悠长。

临江仙 题纯粹没辙之“月影壶”

微泛羊脂光泽,天生古韵形神。缁衣不改性犹真。浮云遮不住,最是月儿痕。  几处落花清影,一窗禅味诗魂。年华只在静中温。此间谁解意,唯有碧螺春。

浣溪沙

寂寞砼林魅影斜。一街忙碌走人车。荼蘼微雨共谁嗟。  红酒虐心烧旧梦,霓虹刺眼炫繁华。可怜芳草在天涯。

点绛唇

微雨飘飞,彩灯空照台城柳。路人奔走,车笛忙依旧。  街角荼蘼,无语风中瘦。君知否?晚来时候,愁绪如春韭。

临江仙

春去柳丝凝绿,风吹幻影成虚。少年意气竟何如。身随心所向,凭藉剑和书。 依旧一襟斜照,悄然廿载江湖。淄尘渐染白髭须。浮华留不住,客只在征途。

浣溪沙 闻《泛海词》即将关闭有作

风雨江湖执着寻。天涯何处有清音。一场花落痛难禁。  浅唱依稀盈泛海,并肩最是傲词林。痴痴不改我丹心。

鹧鸪天 作别《泛海词》,有作

风里临歧挥手轻,诗囊伴我又飘零。东篱菊证桃园酒,嶰谷枝遗泛海情。  投志趣,笑人生。逍遥一段白鸥盟。江湖子弟江湖去,留有狂歌探倚声。

临江仙 球迷

一点纸烟明灭,三更夏夜时分。心焦看客正凝神。倩谁兜远射,弧线破龙门。  捉对绿茵争霸,燃情热血重温。沙场悲喜最销魂。回眸无胜负,精彩永留存。

少年游  球迷之86年墨西哥世界杯

那年暑假被球迷,懵懂夹新奇。长途盘带,禁区妙射,直使人痴。  屏前凝坐飘零客,夜色已迟迟。斑驳淄尘,早生华发,不似当时。

浣溪沙 世界杯脸谱之C罗(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急踩单车酷造型,电梯弧线惹人惊。江湖谁不识威名。  大力神杯空未勒,倚天剑客恨难平。华山再约斗群英。

浣溪沙 世界杯脸谱之巴神(巴洛特利)

思考人生定格时,内心世界问谁知。足球果是一行诗。  喋血杀神混不吝,断魂哨响泪难持。沙场作别那蓝衣。

浣溪沙 世界杯脸谱之苏神(苏亚雷斯)

狡诈飞刀傲绿茵,疆场逐鹿荡风云。雷霆一斩断人魂。  神手门前奇迹显,龅牙肩上血痕新。空留多少泪纷纷。

浣溪沙 巴西挺住

痛到深时痛已麻。不堪狂虐骤相加。纷飞泪雨哭桑巴。   功利从来迷艺术,革新以后铸繁华。痴心挺你走天涯。

浣溪沙 杂感

穿过霓虹挽落花。痛心冷漠罩无涯。风中机械走人车。   谁问是非猫捉鼠,祸遗朝野虎如麻。期希溺死在浮华。

贺新郎 看巴西世界杯(前韵)

泪为金杯洒。展旌旗、豪强对决,等闲兵马。头顶脚踢门牙咬,只盼绿茵称霸。血染出、一番佳话。踏破重围屠劲敌,问沙场谁是新王者。擂战鼓,斗夤夜。    瞬间防线论瑜暇。看他家、球传格策,闪身推射。刹那呼声冲天起,笑脸凝成图画。空叹息、英雄倒下。望里悲欢都定格,恰悲欢最是难描写。金缕记、这年夏。

浣溪沙 世界杯脸谱之梅西

倒在封神一步遥。烟花散处恨难消。忧伤浸染那蓝袍。  佳话常传原子蚤,金杯未勒解牛刀。谁言折翅不英豪。

梅西:人称原子跳蚤。

浣溪沙 世界杯脸谱之K神(克洛泽)

夺命空翻再现时。惊人纪录傲天低。绿茵从此美名驰。  尝尽悲欢凭努力,终将血汗化传奇。金杯留影在巴西。

少年游  球迷之90年意大利世界杯

劲歌时尚幕徐开,精彩涌心怀。门神扑救,球王泪眼,刻入金杯。  黎明瓦屋摇风扇,痴坐手扶腮。黑白荧屏,少年身影,梦隔天涯。

临江仙

芳草渡头征辔,斜阳影底烟波。砼林尽处旧山河。空怀无限意,可惜不成歌。  还记当时心愿,谁知今日蹉跎。江湖风雨几消磨。那条长路上,客又伴云过。

鹧鸪天  烟花

暗黑时空任我行。痴痴幻作满天星。用心炫亮人间道,将梦烧成未了情。  曾绚烂,却伶仃。此生无悔是飘零。回眸时候方知晓,一刹原来即永恒。

鹧鸪天  咏某台某些女主播

端坐屏前着正装。倡廉播报气轩昂。岂知背后忙车震,频向权中索孔方。  鸡尾酒,象牙床。蕾丝裙下醉亲王。可怜命里同沦落,从此应羞说卖娼。

满庭芳  泛海词重开,有作

泛海词重开,余恰奔波于羁旅。归宁,越数日,凑成此韵以记之。

淫雨连绵,腥风断续,暂停征棹凝眸。层云尽处,可是旧瀛洲。携手当时泛海,笛箫共、几许风流。波涛里、一声长笑,帆影逐苍鸥。  悠悠,都只是,吟边故事,浪底行舟。对海天空阔,何限清秋。一任繁华渐远,生平意、不过闲愁。高天外、迎风解缆,重作并肩游。

中秋联吟 朝中措 拈韵得“云”字

桂花香里立黄昏,灯火掩秋痕。憔悴青衫华发,初心未染淄尘。  多情明月,痴情照我,吹笛闲身。芳草天涯路远,风中结伴流云。

临江仙

落叶轻摇灯火,淄尘浸染衣襟。浮华掩映着砼林。一江流水逝,谁听客孤吟。   芳草青葱时候,羁程迢递而今。秋风何事老秋心。依稀车笛里,有梦漫追寻。

蝶恋花

望里河山秋气锁,不似当时,芳草连云朵。明媚月台挥别过,青衫何惜淄尘涴。惨淡斜阳犹醉卧,车水砼林,景象谁参破。十字街头枯叶堕,风中不是从前我。

蝶恋花  午刷微博,读到句北岛诗“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后作此词。

车笛无情悲远道,霾重秋深,意绪何从扫。落叶飞飞如倦鸟,江山万里斜阳照。云外天涯囊内稿,廿载江湖,无处寻芳草。碎梦西风吹破帽,碰杯声祭征人老。

蝶恋花

柳拂云霞风拂面,流水无言,空绕江城晚。寂寞霓虹多眩眼,无端闪得痴人倦。    酒渍青衫秋已半,车笛声声,是为谁伤惋。未许颓唐诗作伴,霜花腴处斜阳远。

浣溪沙

岸柳无言绿转黄。一年又是露为霜。痴痴秋水逝苍茫。   风里高楼空掩映,腹中词意渐颓唐。长街车笛老斜阳。

临江仙

有限秋光憔悴,无言逝水迢遥。晚来时候客登高。压城云黯黯,落叶雨潇潇。  倚岸强垂杨柳,溯流起伏兰饶。痴情故事共烟飘。霓虹灯渐上,炫影掩萧寥。

临江仙

叶落风中唯美,晚来心上添秋。于今已是怯登楼。路遥悬夕照,禽老客沙洲。  蛩响小村清寂,萍踪逝水沉浮。飘零最易白人头。千山都望断,空剩月如钩。

鹧鸪天  媚香楼

余客居媚香楼侧久矣,晨于微信读唐圭璋老先生词,又见《高阳台 媚香楼》。更于秦淮河边偶得句“苹风着意撩秋水,波影无声动画梁”,遂成此调。

来燕桥头静静藏。游人不识老轩窗。苹风着意撩秋水,波影无声动画梁。  伤碧血,吊斜阳。一钩残月照兴亡。醉心歌舞都销尽,好枕秦淮入梦乡。

小注:醉心歌舞,现今每晚在大成殿对面的九龙壁下、媚香楼东侧,有约一小时的歌舞表演,以啖游客。初,音量甚大,不堪其扰。遂致电投诉之。后,情况渐好。

蝶恋花  拟闺怨

画舫春波离别酒,最恨当时,南浦轻挥手。未折长干亭外柳,怕教情景难如旧。  不意风摧还雨骤,无据随君,叶落人空瘦。独自凭栏君是否,销魂也在黄昏后。

浣溪沙

斑驳城头寂寞身,风中望断软红尘。空教长路没阴云。  一带寒波翻梦影,半堤落叶葬秋魂。无愁休立到黄昏。

浣溪沙

秋晚街头倦影长,车来人往各匆忙。擦肩谁懂客忧伤。  风里桂残香暗冷,市中笛裂意苍凉。当时明月旧行囊。

临江仙

望里天涯霾阻,客中岁末愁添。情怀弹上野芦尖。梦醒凭晚照,滋味是酸咸。     怕道隔年心事,等闲憔悴青衫。原来寂寞太平凡。吹箫人去后,霜月挂江南。

浣溪沙

冰雨无声滴落时。梧桐叶尽剩残枝。悠悠远路渐迷离。  灯火未消天暗黑,江湖只合客东西。朔风破帽旧情痴。

临江仙  平安夜有作

冷冷关河沉夕照,街灯漫洒斑斓。织成酷炫庆丰年。浮华迷幻影,心语是平安。  红帽绒花聊入酒,一杯浇却艰难。人生不过是悲欢。只余芳草梦,悄对朔风寒。

临江仙  岁末有作

刺骨风前孤影立,指间轻逝流光。已枯枝顶落斜阳。灰霾迷远道,萧索断人肠。  车笛频催灯渐上,天涯犹罩昏黄。飘零况味只寻常。酸辛遮不却,一点腊梅香。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